<address id="jlrdh"><big id="jlrdh"></big></address>
<rp id="jlrdh"><big id="jlrdh"><th id="jlrdh"></th></big></rp>

    <strike id="jlrdh"></strike>
    <strike id="jlrdh"><dl id="jlrdh"></dl></strike><span id="jlrdh"><video id="jlrdh"></video></span>
      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紀念田漢誕辰120周年

      時間:2018年09月17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

        9月12日,由中國文聯、文化和旅游部主辦的紀念田漢誕辰120周年座談會在京舉行,與會代表深情回顧田漢同志的藝術成就,緬懷田漢同志的精神風骨,深入探討學習田漢精神在當代的意義和價值。中國文聯主席、中國作協主席鐵凝主持座談會。中國文聯黨組書記、副主席李屹,文化和旅游部黨組成員、副部長李群在會上講話。

        中國劇協名譽主席、京劇表演藝術家尚長榮發來書面發言。田漢家屬代表、田漢基金會會長田鋼,田漢故交后人代表陳昊蘇,中國田漢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田漢研究專家郭超,田漢家鄉代表、湖南長沙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楊溢,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劇協主席、話劇表演藝術家濮存昕先后發言。
        會議指出,要學習田漢同志,堅持高揚愛國主義的主旋律,堅定文化自信,體現時代進步精神;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進行無愧于時代的文藝創作;積極傳承、勇于創造,努力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在當代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要繼承老一輩文藝家的精神財富和光榮傳統,自覺肩負光榮的歷史使命,做有信仰、有情懷、有擔當的文藝工作者。
        座談會由中國劇協、文化和旅游部藝術司、中國田漢研究會、田漢基金會聯合承辦。
        田漢身影
          
        1936年的田漢
         
        新中國成立后的田漢
          
        觀京劇《謝瑤環》后,田漢(右)與演員交流  
         
        1949年,第一屆文代會后,部分參會友人在頤和園留影(后左三為田漢)
        
        1959年,田漢(左)、梅蘭芳到北京門頭溝煤礦慰問工人
        
        1960年,中國青年藝術劇院排演話劇《文成公主》,田漢在排演場修改劇本
           
        1962年,田漢與老紅軍交流
        發言摘登
        陳昊蘇(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原會長)
        田漢同志是現代中國偉大的戲劇家和詩人,他的戲劇作品和詩作在中國現代社會的發展進步中都產生了非常積極的影響。其中最為突出的,和億萬中國人有著最緊密聯系、受到全體人民推崇與敬仰的作品就是他為電影《風云兒女》寫的主題歌《義勇軍進行曲》。
        在抗日戰爭中,這首最代表中國人民戰斗精神的歌曲鼓舞了億萬人民起來,與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者做斗爭,終于迎來偉大勝利和民族復興。正因為如此,在新中國成立后,這首歌為全國上下,從革命領導人到普通人民所熱烈擁護,而被確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代國歌。又過了30多年,中國進入改革開放的新時代,《義勇軍進行曲》被正式確定為國歌。
        田漢同志這一偉大創作,代表了中國人民不受時代局限的戰斗精神,鼓舞人民向著民族復興的目標不斷進步,在新的時代、新的世紀仍能發揮巨大的推動作用,是我們民族具有偉大生命活力的不朽象征。我們正在開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征程,要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進行新的百折不撓的頑強努力,要團結起來,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走向無限光明的未來。
        起來唱響山河動,
        健筆壽昌紫氣東。
        百戰艱難拼義勇,
        千殤壯烈靠工農。
        風云兒女長城再,
        偉業輝煌國史紅。
        一曲興邦無限愛,
        豐碑聳立贊英雄。
        永遠懷念中國人民偉大精神的代言人、表達者田漢同志。
        尚長榮(中國劇協名譽主席、京劇表演藝術家)
        田漢先生與戲曲的緣分由來已久。14歲時,他便改編傳統京劇《三娘教子》,寫出了他人生的第一部戲曲作品。民國時期,他與眾多京劇大師廣交朋友,以實際行動向傳統藝術表達著尊崇之情。抗日戰爭的爆發,激起了田漢先生極大的戲曲創作熱情,他以戲言志,以“大史劇”的氣勢和風格表達抗敵救國的恢宏氣勢。這期間他創作的《明末遺恨》《土橋之戰》《江漢漁歌》《岳飛》等京劇作品都以大場面、大氣魄呼應著軍民同仇敵愾的大氣勢,在當年極具沖擊力和影響力。
        解放前后,田漢先生一直致力于戲曲的改革工作。他在對古代戲曲遺產的批判繼承,對地方劇種劇目的鑒別、新戲曲的建設,對演員的關懷以及劇本的創作和建設等方面都身體力行地做了大量工作。
        田漢先生雖然離開我們許多年了,但他對于文藝創作、改革和發展的精神仍然值得今天的我們研究、回顧和反思。我們擁有著幾百個劇種、成千上萬的劇目,它們是民族之瑰寶、文化之遺產,對于這些傳統,我們應當尊重、應當守護,但萬不可僵化、極端,矯枉過正地走進另一個誤區、犯另一種錯誤。只有更好地完善、提高、去蕪存精,才是對傳統最大的尊崇和敬畏。田漢先生當年的理念、實踐與精神,是不可否定、也不容否定的。他筆耕不輟的精神、勇于創新的膽量、追求真理的魄力對于當下文藝事業的發展與推進都是一筆極其寶貴的財富!
        濮存昕(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劇協主席、話劇表演藝術家)
        我們不能忘記田漢先生對戲劇事業發展所作出的巨大貢獻。田漢先生是大劇作家,他創作了《白蛇傳》《謝瑤環》《關漢卿》《文成公主》等經典劇作,影響深遠。我所在的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就曾上演《名優之死》《關漢卿》,田漢先生當時也常為北京人藝的劇本創作、演出排練出謀劃策。田漢先生是話劇藝術的奠基人之一,是戲曲改革運動的先驅者和領導人,為發展新生的話劇藝術、保護和傳承發展戲曲藝術作出了不可磨滅的突出貢獻。田漢先生是戲劇運動的杰出的組織家和領導人,他發起并領導了南國戲劇運動、左翼戲劇運動、抗戰演劇宣傳運動等,并擔任了中國劇協的第一、二屆主席。田漢先生是戲劇理論家、戲劇教育家,曾任教于多所大學,培養了大量戲劇骨干人才。田漢先生是戲劇翻譯家,他是中國最早翻譯莎士比亞戲劇名作,以及眾多歐洲和日本戲劇的翻譯家。田漢先生還是戲劇出版家,編輯了《抗戰戲劇》《人民戲劇》等大量戲劇刊物,創辦了中國戲劇出版社。田漢先生是集戲劇創作、戲曲改革、戲劇理論、戲劇教育、戲劇翻譯、戲劇出版、戲劇管理等于一身并取得極高成就的集大成者,是具有戲劇史里程碑意義的大戲劇家。他以火一樣的熱情、水一般的才思幾十年如一日地投身在戲劇事業的第一線,激勵著一代代的戲劇工作者,也鼓舞著一代代的人民群眾!
        我們景仰田漢先生,因為在他的心中戲劇是神圣的,是與最廣大的人民群眾血脈相連的,也是不斷在傳承發展進步的,是應該大有可為、大有作為的,他深切愛著戲劇、愛著戲劇人、愛著戲劇觀眾。我曾聽聞一些前輩藝術家深情講述與田老的交往故事,他被劇人們親切稱為“田老大”,大家都把他當成最知心最可信賴的帶頭人和精神領袖,他在戲劇界的崇高威望是在漫長的動蕩的社會條件下艱苦忘我的戲劇實踐中自然形成的。他熱情、純真、坦誠、寬厚,對國家、對民族飽含深情,對戲劇、對藝術充滿探索、永不自滿、不懈追求,令人肅然起敬,至今仍為廣大戲劇人所稱頌。
        回顧田漢先生的藝術人生令人感動,催人奮進;學習田漢先生的精神品格,對于我們做有責任、有擔當的戲劇工作者,做好新時期的戲劇工作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我們要學習田漢先生對黨和人民的無比忠誠,勇于做國家和民族脊梁的擔當精神,這是做好戲劇工作必須繼承的精神財富;我們要學習田漢先生對戲劇藝術的滿腔熱情,在不斷學習兼收并蓄的基礎上,永不疲倦、永不滿足地創新創造,這是做好戲劇工作必須繼承的寶貴經驗;我們要學習田漢先生襟懷坦蕩、無私正直、實事求是的精神品格,這是做好戲劇工作必須繼承的優良作風。
        田漢先生雖早已離開我們,但戲劇界會永遠銘記,他的精神也必將永存。
        田 鋼(田漢基金會會長)
        120年前,田漢出生在湖南長沙縣東鄉花果園田家塅茅坪一個貧苦農民家庭,是家里的長子。他在正直、堅忍、智慧的母親易克勤的撫育下,在艱辛和磨難中成長。家庭交不起學費,也給不了他什么物質財產,是愛讀書的父親,最疼愛、最期待他的母親和最激勵他成長的導師舅舅易梅臣給了砥礪他一生前行的精神力量。
        他13歲時,就真誠熱情地投入反抗封建專制的革命運動,參加了學生軍,打著綁腿準備去參戰北伐。他15歲創作了《新教子》,以表達他為國家民族盡力的志向。1919年,他在日本時就積極參與組織了少年中國學會,而后相繼撰寫了《平民詩人惠特曼百年祭》《詩人與勞動問題》等宣揚自由、獨立、民主和民族精神的論文,歌頌勞動,呼吁創立無產階級文化,“團結萬國共患難同辛苦的勞動者”為他們的利益而戰,因此他是我國最早的社會主義者之一。
        上世紀30年代初,他毅然轉向左翼文化陣線,全身心地投入為了勞苦大眾的戲劇、戲曲、音樂和電影運動,以強烈的責任感反映時代要求和人民的心聲。他為電影《風云兒女》所寫的主題歌詞《義勇軍進行曲》經音樂家聶耳譜曲在全國傳唱,成為鼓舞中國人民在抗日救亡運動和抗日戰爭中英勇奮斗的時代號角。
        他一生投身于藝術事業,在半個世紀的藝術生涯中,創作了63部話劇,27部戲曲和兩部歌劇,12部電影,2000余首新詩、歌詞、舊體詩和300余篇文章。
        田漢、歐陽予倩和洪深都是中國話劇的奠基人。上世紀二十年代,他的《獲虎之夜》《名優之死》等早期話劇,對我國新興話劇起到了重要的奠基作用。三四十年代,他聚焦工人運動和抗日救國,創作了《亂鐘》《梅雨》《回春之曲》《盧溝橋》《秋聲賦》《麗人行》等話劇和《新雁門關》《岳飛》《江漢漁歌》等戲曲,還寫出了歌劇《揚子江暴風雨》,成為中國歌劇的奠基之作,豐富了話劇和戲曲表現形式,推進了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的戲劇藝術創作。新中國成立后,他改編了《白蛇傳》《謝瑤環》等京劇,創作了《文成公主》《關漢卿》等優秀話劇,達到了他藝術的高峰。
        他創辦南國電影社,和夏衍等一起開創了我國電影事業的先河。他開創和領導了左翼劇聯音樂小組,創作了許多優秀歌詞,其中《前進歌》《畢業歌》《碼頭工人歌》《告別南洋》《梅娘曲》等反映了時代的強烈呼聲。
        他注重把歌曲、詩與話劇、電影有機結合起來,形成大眾化、中國化、高度綜合的藝術形式。他的藝術生涯都是藝術家的責任擔當、時代需求和特定的藝術表現形式所決定的。在他的作品中,既有《回春之曲》那樣為鼓舞士氣的“速成”品,也有十三年磨一劍的《白蛇傳》,還有厚積薄發的《關漢卿》。在他身上,磨光和突擊,數量和質量是統一的。
        郭 超(中國田漢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田漢生于1898年,逝世于1968年,一生經歷了辛亥革命、新文化運動、左翼文化運動、抗日戰爭和新中國建設等不同歷史時期,每每能夠站在歷史洪流的潮頭中前行,敢于與帝國主義、封建主義以及邪惡勢力進行斗爭,敢于堅持文化探索和創新,敢于追求真理并為之斗爭、為之獻身。文化巨人郭沫若評價田漢“不僅是戲劇界的先驅者,同時是文化界的先驅者”。在“五四”運動之前,田漢就在寫新體詩歌、寫批評、研究文藝思潮、做翻譯工作,是我國最早研究俄國革命和俄羅斯文藝思潮的文藝家,是我國最早翻譯莎士比亞作品的翻譯家之一。“五四”運動后,田漢的主要精力集中到建設中國新文藝事業上——他旗幟鮮明地反對全盤西化,提出戲曲改革的主張,強調保護傳統戲曲中所蘊涵的寶貴的民族文化遺產的重要性,成為戲曲改革的先驅者;他是最先提出并且一貫強調文藝是“為民眾的,由民眾的,屬于民眾的”人民文藝觀的文藝理論家;他是主張“文藝是應該以人民為本位,作家是應該寫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的東西,要辦到老百姓所喜聞樂見”的“以人民為中心”的新文藝的倡導者和建設者;他是中國共產黨在全國范圍內取得文藝戰線意識形態領導權的左翼文化運動的代表人物之一和左翼文化運動的直接領導人。
        在長達十四年之久的抗日救亡運動和抗日戰爭時期,田漢不僅創作出數十部抗日題材的戲劇、電影劇本和數百首抗日詩詞、歌曲,以及數十篇抗日文章、宣言等,而且還辦報、辦刊宣傳抗戰,成功地組織、領導了數十個抗敵演劇隊、宣傳隊和孩子抗敵劇團,以及成功組織了抗日募捐義演、中國舞臺協會公演、抗日前線演劇、西南劇展等抗日戲劇宣傳活動,成為抗戰時期的頭號宣傳家。田漢作詞、聶耳譜曲的《義勇軍進行曲》,是中國人民反抗帝國主義侵略奴役的解放號角,是中華民族偉大精神的象征,是世界人民反法西斯陣營的戰歌,是中國貢獻給世界和平事業的不朽詩章。
        新中國成立后,田漢一直擔任中國劇協主席,領導戲曲改革工作和建設人民戲劇事業,他認真貫徹執行“百花齊放,推陳出新”的文藝方針,團結戲曲界的老藝術家并且充分發揮他們“承”“傳”祖國戲曲文化遺產的不可或缺的作用;他強調戲劇創作要堅持“現代戲和傳統戲兩條腿走路”的方針,堅持遵循藝術發展規律,敢于與違背藝術發展規律的極左文藝路線進行斗爭,直至以身殉職。
        田漢的一生,是“愛國愛民、為國為民、憂國憂民”的一生,他的生命歷程和創作歷程,客觀地記錄下他為祖國、為人民、為新文藝事業所建樹的歷史功績,給后人留下了寶貴的精神遺產,成為文藝工作者學習的榜樣。我們今天紀念田漢、緬懷田漢,就是要研究和繼承田漢的思想藝術遺產,學習和弘揚田漢精神所蘊涵的以人民為中心的民本精神、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博愛精神、以敢于追求和捍衛真理的斗爭精神、以建設中國新文化為己任的創新精神。
        楊 溢(湖南長沙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
        1898年3月12日,田漢出生于湖南長沙縣東鄉一個貧苦農民家庭。這一年正是“戊戌變法”,出生地距離田漢老家不到百里的另一個湖南人譚嗣同,在這年“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慷慨就義。湖南硬漢的精神,從小滋養在先生的心田。先生1916年隨舅父去日本東京學習,1919年加入李大釗等組織的少年中國學會。1921年與郭沫若、成仿吾、郁達夫等組織創造社。1920年開始戲劇創作,1930年加入“左聯”。1934年為《風云兒女》創作主題歌詞《義勇軍進行曲》,即后來的國歌。解放后先生為新中國文化事業滿腔熱忱,煥發青春,接續奮斗。田漢出身貧民家庭,一生追求理想和光明,引導和影響了一批熱血青年奔向反帝反封建的戰場;他作詞的《義勇軍進行曲》成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不朽戰歌。先生一生矢志中國社會的改革和中國戲曲改革,文化創造精神可以解釋田漢的一切。這種精神是與先生革新時代的精神相輔相成的,體現了藝術性、黨性與人民性的完美結合,是“心憂天下、敢為人先”的長沙精神的最好詮釋。愛黨的胸懷,愛國的襟懷,愛人民的情懷,是長沙縣新時代文化創新和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根基。長沙縣文化宣傳事業正努力按先生的驅引奮力邁進。
        田漢同志是忠勇無畏的無產階級文化戰士,為我國新文藝事業奮斗近半個世紀,在國際國內享有廣泛聲譽。先生歷經滄桑,為國而歌,為人民而歌。先生始終站在時代前列,以戲劇和詩歌為武器,用靈魂在吶喊。在白色恐怖最嚴重的時刻,田漢毅然決然地向中國共產黨遞交了入黨申請書。他一生高擎戰旗,高唱戲曲、高標詩歌,無所畏懼地行進,把戲場當戰場,呈現了中國傳統文化振聾發聵的強大力量。長沙縣自古是湘戲、影子戲盛行的地方。今年正值田漢誕辰120周年,又是《國歌法》實施一周年,作為田漢先生的家鄉人,我們要講好田漢故事,講好長沙縣故事,更要講好中國故事。
        田漢先生在長沙縣老家度過了他的童年和少年時光。先生1924年創作的《獲虎之夜》,就是描述先生家鄉的實景。長沙縣不斷實施文化惠民工程,深入挖掘縣內紅色文化資源,傳承紅色基因。今年3月開始,我們隆重舉辦了田漢誕辰120周年相關紀念活動,進一步點亮了“田漢”和“中西部第一縣”的文化名片。先后組織了紀念田漢群眾文藝晚會、書畫展、詩歌朗誦會,邀請國家京劇院送田漢經典劇目到長沙演出,鼓勵全縣干部群眾自導自演。下一步,長沙縣將繼續以田漢文化為核心,加強“田漢小戲骨”培訓,大力推進戲曲進校園,做優“田漢大舞臺”等品牌群眾文化活動,協助中國田漢研究會辦好“星沙·田漢戲劇周”活動。加力把田漢故里——長沙縣果園鎮打造成集國歌、戲劇、電影等文化產業于一體的田漢國際藝術小鎮。
      (編輯:張利國)
      會員服務
      喜来登好运彩3d图库

      <address id="jlrdh"><big id="jlrdh"></big></address>
      <rp id="jlrdh"><big id="jlrdh"><th id="jlrdh"></th></big></rp>

        <strike id="jlrdh"></strike>
        <strike id="jlrdh"><dl id="jlrdh"></dl></strike><span id="jlrdh"><video id="jlrdh"></video></span>

          <address id="jlrdh"><big id="jlrdh"></big></address>
          <rp id="jlrdh"><big id="jlrdh"><th id="jlrdh"></th></big></rp>

            <strike id="jlrdh"></strike>
            <strike id="jlrdh"><dl id="jlrdh"></dl></strike><span id="jlrdh"><video id="jlrdh"></video></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