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lrdh"><big id="jlrdh"></big></address>
<rp id="jlrdh"><big id="jlrdh"><th id="jlrdh"></th></big></rp>

    <strike id="jlrdh"></strike>
    <strike id="jlrdh"><dl id="jlrdh"></dl></strike><span id="jlrdh"><video id="jlrdh"></video></span>
      首页>文艺评论>聚焦

      光明日报: 增强文艺批评感受力

      时间:2018年10月23日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张定浩

      增强文艺批评感受力

      ——以诗歌批评为例

         一首好诗带给我们的是一种强烈具体的感受,好的诗歌批评也应从强烈具体的感受出发,是感受力和学养的相辅相成

        在诗歌批评领域,古诗和新诗遭遇到的是不同的困境。我们能够读到的古诗,本身就是一代代诗学研究和诗歌批评所提炼、沉积的结果,所以基本上不存在读不懂的问题,困难在于读懂之后,如何理解这首古诗和今人自身的关系。但在新诗领域,?#28304;?#19978;世纪80年代以来,大众最普遍也是最?#24535;?#30340;?#20174;常?#23601;是读不懂。这种读不懂,一方面是现代诗固有的特征使然,另一方面,也和新诗写作与批评中的种种误区有关,比如过分强调诗歌和灵感的关系,强调神秘主义和不可解释。

        “坚信好诗?#24378;?#35299;释的?#20445;?#26159;我们讨论新诗批评的起点。这种“可解释?#20445;?#24182;非意味着每首诗都如语文阅读理解试题?#35805;?#22312;背后隐藏一个标?#21363;?#26696;,更不是意味着一首诗就此可以等同于有关这首诗的各种知识,而是说,这首诗正在向我们发出邀请,邀请我们动用自己全部的感受力和分析力进入它、体验它、探索它、被它充满,并许诺我们必将?#20852;?#25910;获,这收获不是知识上的,而是心智和经验上的,使我们的生命得?#24895;?#26032;。

        诗?#24378;?#35299;释的,但解释的前提、路径和终点,应?#27604;?#26087;是广义的诗。遗憾的是,我们经常看到新诗阐释是在非诗的层面展开,这种“非诗”体现为两?#26234;?#20917;,一种是散文化,把诗句拆成散文重新逐段讲述一遍,叠床架屋地告诉我们诗人在说什么,想说什么;另一种是哲学化,从一些核心词汇和意象出发,借助不停的转喻和联想,与坊间流行的各种西方哲学攀上亲戚。这两种非诗的解释,一种把诗拖进叙述的泥泞,一种将诗拽上哲学的高空,无论我们从中获得的最终感受是什么、是好是坏,它都和原来那首诗丧失了关系。

        而这?#26234;?#20917;之所以?#25226;?#19981;察,和汉语新诗作者、读者长久以来对翻译诗的依赖有关。在一首诗的翻译中,能最大限度保存下来的是这首诗要表达的意思、意义和大部分意象,也即一首诗中隐含的散文梗概和哲学碎片,而所谓语调、句法、节奏、音?#31995;?#38656;要精微辨认和用心体验的内在关系,以及依附于这种内在关系的情感和思维方式,极容易在翻译中丧失。这?#27492;擔?#24182;非要拒绝翻译诗,而是要认识到,当我们照着?#35805;?#32763;译诗和阅读翻译诗的习惯去解释一首诗的时候,我们或许正在丢失一首诗在传达和交流过程中最不应该丢失的体验。

        诗的体验是听觉上的、视觉上的,更直接的反应则是身体上的。一首好诗,带给我们的是一种非常强烈、具体和诚实的感受;一篇好的诗歌阐释和诗歌评论,也应从这?#24535;?#20307;感受出发,是感受力和学养的相辅相成。要想?#34892;?#22320;谈论一首诗,这种谈论本身就要有能力成为一首新的诗,以诗印证诗,用创造印证创造。文艺理论家特里·伊格尔顿在《如何读诗》中谈到,文学感受力是一?#20013;?#35201;时刻熏习、艰苦获致的语言表达能力。不要再说是文学批评杀死诗歌,令大多数读者在诗歌面前失语的,不是文学批评,而恰恰是文学批评缺失导致的相应感受力的缺失。

        虽然新诗自诞生之初就一?#32972;?#21463;西方现代诗的各种影响,但在语言层面,在听觉、视觉乃?#36797;?#20307;感受层面,这些外来影响?#23478;?#34987;?#36195;?#21560;收并且锻造才能真正起作用,诗歌乃至语言最深的奥秘永远只能从最好的?#36195;?#35799;人那里获得。比如诗人?#21482;?#22240;,她的诗如同建筑,首先是因自己心灵的需要而产生,“作品最主要处是诚实?#20445;?#25105;们于是目睹一种先于美学而存在的伦理学,如同?#34892;?#30340;建筑内部流荡的无形的光影?#25512;?#24687;,贯穿在?#21482;?#22240;全部的作品中;如诗人穆旦,他终其一生对西方诗艺的研习与转换,将来自异域的百炼钢锻造成汉语美妙的绕指柔;再如读海子的长诗,会感受到一种与长诗这种文体相符的强力句法和丰富思维,以及诗人“去建筑祖国的语言”——一种在切金断玉中铮铮作响的现代汉语的努力。

        今天诗歌批评者的工作就是深入那些以现代汉语作为?#36195;?#20889;作的强力诗人及其杰出诗作,领略诗人在?#36195;?#34920;达方面历久?#20013;掠志?#20307;而微的教益,给予读者?#34892;?#19988;可靠的理解新诗的路径,从而更好地去?#29616;?#30001;一代代诗人诗作所构筑的汉语山河,去分享和发展因新诗而变得更为广阔的我们的语言。

      (编辑:陈宁)
      会员服务
      喜来登好运彩3d图库

      <address id="jlrdh"><big id="jlrdh"></big></address>
      <rp id="jlrdh"><big id="jlrdh"><th id="jlrdh"></th></big></rp>

        <strike id="jlrdh"></strike>
        <strike id="jlrdh"><dl id="jlrdh"></dl></strike><span id="jlrdh"><video id="jlrdh"></video></span>

          <address id="jlrdh"><big id="jlrdh"></big></address>
          <rp id="jlrdh"><big id="jlrdh"><th id="jlrdh"></th></big></rp>

            <strike id="jlrdh"></strike>
            <strike id="jlrdh"><dl id="jlrdh"></dl></strike><span id="jlrdh"><video id="jlrdh"></video></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