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lrdh"><big id="jlrdh"></big></address>
<rp id="jlrdh"><big id="jlrdh"><th id="jlrdh"></th></big></rp>

    <strike id="jlrdh"></strike>
    <strike id="jlrdh"><dl id="jlrdh"></dl></strike><span id="jlrdh"><video id="jlrdh"></video></span>
      首頁>話題專題

      今天,還有多少人在讀純文學

      時間:2018年10月18日 來源:齊魯晚報 作者:許民彤

        不久前,有這樣一條微博,“20年前的孩子讀余華、蘇童,10年前的孩子讀韓寒、郭敬明,現在的孩子壓根就不讀書了”,得到了大量轉發和評論,甚至出現“閱讀降級”一說。人們真的越來越不愛讀純文學書籍了嗎?表面看來似乎確實如此。近年來,在綜藝、網劇、游戲的沖擊之下,傳統的圖書出版面臨著不小的挑戰。圖書平臺上熱賣的多是教人該如何處世、如何掙錢的成功學勵志書籍,“5本書讓你的城府深不可測”“你和世界首富只有6本書的距離”之類。2017年圖書銷售榜單中,此類“雞湯文學”占據了半壁江山。與之相比,文學經典明顯成了弱勢群體。目前國內許多純文學書籍的首印數連1萬冊都不到,唯有少數像莫言、王安憶、賈平凹等成名作家,才可能享受到新作首印數超10萬冊的待遇。似乎可以由此推論,如今的閱讀選擇日益趨向功利化、雞湯化、碎片化,真正有價值的文學類圖書正在漸漸失去市場。然而,一部經典文學著作《遮蔽的天空》近日卻在國內意外走紅,為所謂“閱讀降級”說法提供了反證。

        《遮蔽的天空》由美國著名作家、作曲家、翻譯家保羅·鮑爾斯創作,1949年首次出版。該書雖曾數次被出版社退稿,但出版后一度暢銷,曾入選《時代周刊》“100部最偉大的英語小說”榜單,與《麥田里的守望者》《了不起的蓋茨比》齊名。2006年翻譯成《情陷撒哈拉》引進中國市場,并未造成多大轟動便沉寂下去。此次再次引進中國,沒想到出版后迅速爆紅,24小時之內便迅速拿下各大圖書榜單的冠軍。上市不到1個月,已經迎來第2次緊急加印。

        有人說,《遮蔽的天空》出人意料的佳績為貌似低迷的純文學圖書市場打了一劑強心針。我認為,這不是什么強心針,而且,純文學的興盛也不可能依賴短效的強心針,關鍵還在于文學經典直指人心的內在力量。我們可以看看《遮蔽的天空》的內容簡介:通過“二戰”結束后三位美國知識分子前往撒哈拉旅行途中發生的故事,從愛情、婚姻、旅行、死亡、存在價值、人生意義等方面,探究了現代人的情感疏離和存在危機。而一位讀者的評價或許更能說明這部文學經典70年后依然能打動人心的原因:該書讓我開始認真思考,人終其一生到底在追尋什么?

        事實上,與多數經典作品一樣,《遮蔽的天空》直指人生的終極問題:我們活著的意義到底是什么?當今社會中,物質生活富足的年輕人,從來沒有如此迫切地渴望知道這個答案,因為比起上一代人,他們更容易陷入沮喪,感到迷茫,對急劇變化的世界無所適從。《遮蔽的天空》所闡述的主題恰好與當下讀者的精神狀態非常貼合。

        在長期的歷史演變中,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問題,但是,另一方面,人類也有著相同或相似的需求和渴望。人類一直被一些共同的難題所困擾,也積累了許多應對這些難題的共同經驗和智慧。這些人類的共同經驗、智慧和啟示,就積淀、保留和貯存在經典文化之中。一些經典作品往往比現代暢銷書更能搔到我們的癢處、痛處,大概就是源于此。《遮蔽的天空》中關于愛情、婚姻、旅行、死亡、存在價值、人生意義等的思考、思辨,可說是我們絕大多數人在一生中都要遇到的問題,在當代世界具有普遍性、共同性。我們在其中看到的就是我們當下的自我經驗,觸及的就是當下時代的痛點,我們怎能不與這部文學經典發生精神的共鳴?這就是文學經典穿越時空的思想價值和精神光芒。

        不能否認,目前我們的文化流行著輕視經典、消解經典的態度和現象,漠視文學經典對我們的積極影響,放棄對經典的敬畏與固守,但事實上,像《遮蔽的天空》這樣的文學經典一直有著穩定的流量和讀者群。如果對比圖書銷售市場2008年和2018年的榜單就不難發現,當年的暢銷書榜單流失率高達90%,10年前的很多暢銷書早已不見蹤影。與這些“雞湯文學”、成功學勵志書籍一陣風式的爆紅相比,文學經典卻有著歷久彌新的潛力,像馬爾克斯的作品《百年孤獨》《霍亂時期的愛情》,還有一眾諾貝爾文學獎作者的作品銷量常年保持穩定,多年來一直是暢銷書榜上的常客。事實上,中國圖書市場上的純文學圖書一直保持著穩中有升的增長態勢,在整體市場中占據重要地位。不是說現在的讀者不讀書了,只不過是閱讀的媒介變了。也不是說讀者只喜歡讀快餐書,而是閱讀變得更為多樣化,雞湯有人在讀,經典文學也有人在讀,我們要接受這種多樣性。相信隨著國民素質的提升,閱讀不僅不會降級,反而會不斷升級。

      (編輯:王少杰)
      會員服務
      喜来登好运彩3d图库

      <address id="jlrdh"><big id="jlrdh"></big></address>
      <rp id="jlrdh"><big id="jlrdh"><th id="jlrdh"></th></big></rp>

        <strike id="jlrdh"></strike>
        <strike id="jlrdh"><dl id="jlrdh"></dl></strike><span id="jlrdh"><video id="jlrdh"></video></span>

          <address id="jlrdh"><big id="jlrdh"></big></address>
          <rp id="jlrdh"><big id="jlrdh"><th id="jlrdh"></th></big></rp>

            <strike id="jlrdh"></strike>
            <strike id="jlrdh"><dl id="jlrdh"></dl></strike><span id="jlrdh"><video id="jlrdh"></video></span>